传统农林学科将难以支撑未来农业发展

  • 时间:

【张天爱徐开骋恋情】

“現代農業對環境和生產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我們少投入、多產出、高質量。隨著勞動力成本的提高和單位面積生產效率放緩,傳統農林學科將難以支撐未來農業發展。”華中農業大學植物科學技術學院院長嚴建兵坦言。

田地里和市場中的需求,卻反映出目前農林教育發展現狀中的深層次問題——學科條塊分割,專業口徑較小。隨著經濟社會不斷發展、新業態不斷產生,傳統農林教育不能與之適應,發展動力明顯不足。

從專業設置和課程體繫上著手“改造”

中國農業大學對各學院專業人才培養方案進行了中期修訂,新課程體系將充分融入新農科理念。南京農業大學人工智能(農業領域)專業獲批建設。此外,北京大學、中山大學等多家非農領域的“雙一流”高校紛紛成立農學院或農業研究院。

我國高等農林教育目前面臨怎樣的現狀?傳統農林學科是否出現問題?為什麼要建設新農科?建設新農科,該如何牽住“牛鼻子”?

近幾年,小龍蝦在餐飲行業風生水起,其價格一直持續走高,在有著“稻蝦共作”傳統的湖北省,小龍蝦養殖成“井噴式”席卷水田和池塘。

新農科建設正試圖扭轉這個現象。

傳統農林學科條塊分割,專業口徑較小

與新文科、新工科、新醫科一樣,“融合”也是新農科的關鍵詞。

幾乎在任何熱門專業歷年排名中,農林專業都難見蹤影。農林專業有什麼未來?農學專業為什麼是冷門?學農究竟有多“坑”?部分大學生“吐槽”農林專業,在網絡上偶爾出現。

1995年,美國作家萊布斯·布朗寫書發問“21世紀誰來養活中國人”,曾引發一時轟動。現在看來,答案顯而易見。2018年,中國糧食總產量達到6.5億噸。我國糧食產量不僅穩步提升,還實現了許多農林領域的技術突破。基本解決糧食供應問題,正是依靠傳統農林學科的發展與進步。

陳玉林表示,要在涉農專業設置上找突破,主動對接農業農村發展新要求,優化調整學科專業結構,培育新興、新生農科專業,服務引領新產業新業態發展。

最近豬肉、水果、大蒜等農產品價格的波動,總在提醒人們關註農業。在支撐農業發展的高等農林教育領域,“新農科”的概念也逐漸熱了起來。

中國高等農林教育始於19世紀末,經全國院系調整後,基本形成各個省區至少有一所農業學院的分佈格局。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獨立設置的本科農業(農林)高校38所,教育部直屬高校6所,地方農業高校共計32所。

此前農林教育以培養符合行業、產業部門需求的農林高級專門人才為目標。圍繞產業和科學對農業生產的細分進行專業設置,農林學科被劃分為種植、植保、土壤化肥、園藝等細分專業。“這是計劃經濟模式下,根據我國的產業分工和學科體系形成的專業。與目前市場需求難以對應,和農業生產方式存在脫節。”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副校長陳玉林分析,“當前,農業產業的融合和信息化在大學中遠沒有產業界變化得快,農林高校出現對行業的引領作用弱化的現象,很難發揮推動行業科技進步的作用。”

2018年3月,華中農業大學成立“雙水雙綠”研究院,將水稻、水產;綠色稻米、綠色小龍蝦作為研究對象。該學院師生一同到基地現場研究小龍蝦生物學習性,進行科學選址和田間改造,根據不同的地理環境,水質情況來定製專門的小龍蝦養殖方案。

“以前學植物保護的學生,不會接觸到動物專業的課程,但是,我們會學習農科的主要基礎課,同時強化了外語、數學、物理等課程學習,整個培養方案都貫穿著寬厚基礎、差異教育、融通國際的理念”。劉揚和同學們將在大二下學期,在農學、林學、園藝、植物保護、動物科學、動物醫學、茶學、森林保護任選一門作為專業。

林萬龍表示,新農科建設必須在人才培養上下功夫,既要打牢基礎理論,掌握農林學科核心知識,註重培養學生的生產技能,同時傳授給他們生態文明觀和現代經營管理理念,還要培養學生的家國情懷,心系“三農”,以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增強人才培養與未來農業發展的契合度。

今年是浙江農林大學開設新農科的第二年。“新農科求真實驗班”每年招收25人,與新文科、新工科“求真實驗班”一共涵蓋35個學校優勢特色學科專業。

增強人才培養與未來農業契合度

“要實現綠色高效發展,必須依靠現代生物技術、信息技術和工程技術等交叉知識作為支撐”。嚴建兵認為,“在此背景下,新農科的出現將適應社會新需求,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在高等學校專業設置中將設立新的農科專業或改造原有的農科專業,推進農科與理工文學科深度交叉融合,主動適應信息社會對人才需求的轉變,新農科被視為對傳統農林學科的“提檔升級”。

“必須承認,農林教育有深層次的問題和困境。還想著以不變應萬變,就是自掘墳墓。”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岩表示,要讓農林專業成為顯學、熱學,讓人爭先恐後地想學。

當前,農林類專業畢業生社會需求量不大,畢業生難以找到與其專業契合相匹配的工作,導致相關專業學生的獲得感較低,同時,家長與社會對農林高校的認可度也相對較差。

嚴建兵分析,農林專業確實難吸引優秀學生,“優勢學科”難以轉化為“優勢招生專業”,“農林學科是基礎學科,在與新興產業競爭中,農業行業盈利能力相對較差,對優秀學生不具有強有力的吸引力。”

2017年下半年,農林教育專家開始關註新農科概念,新農科與新工科、新醫科、新文科一道進入人們的視野。今年6月,《安吉共識——中國新農科建設宣言》發佈,標志著我國新農科建設工作正式啟動。

對傳統農林學科的“提檔升級”

從新農科建設初現端倪到正式啟動的兩年間,許多農林高校開始著手“改造”傳統農林專業。林萬龍認為,新農科建設首先要在農林專業設置和課程體繫上進行創新、拓展和融合。

暑假結束,浙江農林大學“新農科求真實驗班”學生劉揚和同學們剛從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交流回來。在為期一個月的國際訪學中,除了語言和專業學習外,他們還參觀了加拿大現代化農場和林場,進行了先進機械的操作和培訓。

中國農業大學本科生院常務副院長林萬龍多次參與新農科建設研討。他認為,新農科的突出特點是關註農業產業鏈,而不是生產技術的某一環節,強調一二三產業融合及農科與工科、文科、理科、信息科學的相互融合問題。目的是促進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的轉型。

“種什麼品種的水稻更適宜小龍蝦生長,怎麼養殖小龍蝦會讓水稻品質更優?以前,農學的研究者要麼專門研究水產,要麼專門研究水稻種植,這樣涉及多個領域甚至跨界知識的市場需求,誰來研究?”嚴建兵道出了疑問。

“新農科必須面向新需求,除了加強通識基礎教育之外,還要做好學科專業知識體系的完善和補充。譬如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在農林領域中的應用、未來智慧農業新業態等前沿內容,需融入現有人才培養知識體系中來。”浙江農林大學“求真實驗班”負責人孫偉聖坦言,“目前具有多學科背景的教師非常緊缺,新農科建設必須師資先行。”

fiba承认误判迪丽热巴金凤凰奖女孩醉酒吞下汤勺漠河下雪利物浦vs纽卡首发梁静茹承认离婚男篮无缘直通奥运轮台县4.1级地震世界杯最佳阵容程青松怼诛仙主演李嫣晒爬山照任嘉伦姐姐去世网约司机猥亵乘客fiba承认误判52岁保姆上吊身亡郭富城被暴徒围堵利物浦vs纽卡首发爱国留学生唱国歌篮球世界杯决赛沈月方否认恋情曹德旺谈美国工厂足球教练猥亵队员任嘉伦姐姐去世教师节巴萨5-2胜瓦伦30公里收费750微信又内测新版本中秋节世界杯西班牙夺冠迪丽热巴金凤凰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