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所官兵再骑马下山接运……渐渐地

  • 时间:

【欧冠小组抽签揭晓】

那段日子,哨所僅剩一點麵粉,官兵蒸出12個饅頭。沒有菜,時任哨長王新民帶著陳叢躍自製了一根釣竿,去河裡釣魚。

機翼下,可可托海邊防連被大山環繞,紅色屋頂鑲嵌在青山間,猶如寶石一般奪目。

對他們而言,堅守常常摻雜著辛酸和溫暖的滋味。擺在他們眼前的更像一場搏擊賽,“對手”有惡劣天候,有山高路遠,有孤獨寂寞。站在青春的擂臺,他們堅守著、堅持著,每一次駐哨都收穫成長,在他們的軍旅人生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哨所前青鬆林立,遠方雪峰在望,額爾齊斯河潺潺流淌,連空氣中都瀰漫著青草和山花的芬芳。

每一顆星星都是兵的眼淚,也書寫著他們的堅守,以及對家人的思念。無垠原野,記錄著哨所的故事,也讀懂了守防軍人的心。

遠離網絡與信號,對家人的思念像藤蔓般生長。每次補充給養,連隊戰友騎馬將給養送到一個叫鐘山的地方,哨所官兵再騎馬下山接運……漸漸地,下山接運給養,成為每名官兵的期盼,因為到了鐘山才能接收手機信號。

從機窗向外望去,連綿起伏的群山緩緩向後飄移,蜿蜒的額爾齊斯河像一條潔白的玉帶,將千山萬壑緊緊相連。

路險方知遠。烏力杜爾貢是不通公路、不通電話、不通長明電的“三不通”哨所,從連隊到哨所僅有一條盤旋於群山的小路,官兵騎馬前往哨所,常常是眼望一個山頭,卻要走上大半個鐘頭。2014年之前,無論“進點”或“撤哨”都要靠人背馬馱,官兵途中不休息,早上出發,直到黃昏前才能到達。

一個在車廂里,一個在車廂外,老人輕輕擺手讓兒子回去,王振亞搖了搖頭原地沒動……父子倆就這樣彼此隔窗對望著,心裡的話不必多說。

原來,當日天剛矇矇亮,另一支“進點”分隊,已經在哈薩克族下士、軍馬飼養員薩力哈爾和3名護邊員的護送下,提前出發了——與他們同行的,是直升機無法“運輸”的15匹軍馬——每到季節更替之時,這樣的行程,對於進、撤哨所的官兵們而言,再熟悉不過。

在哨所右後方,緊鄰額爾齊斯河的高處,有一個5米長、3米寬、1米多深的水池,池上方用木棍撐起塑料布——這裡便是官兵們自建的“游泳池”,每周將冰涼的河水抽至池中,太陽曬溫熱後在中午使用,解決洗澡問題。

群山之間,星河璀璨……如今,運送物資保障的直升機定期飛抵這些“星空下的哨所”,替我們送去溫暖的問候:守在烏力杜爾貢的人,你們還好嗎?

“這比啥都重要。”梁國慶笑著說,以前,七八百公斤重的設備軍馬無力馱上山。如今,有了直升機保障,連隊還運來了建造板房的保暖材料,蓋起浴室和鍋爐房……

那年“八一”當天,官兵在哨所組織升旗儀式,王新民帶隊出發巡邏,深夜方回。對著木屋的牆壁佇立良久,他用小刀刻下這句心聲……那是對自己的激勵。

“天黑後山裡危機四伏,路上一刻不能停歇。”薩力哈爾拴上馬,舀起一勺剛打上來的河水,咕咚咕咚喝了個痛快。此時,他的臉上還有被山風吹乾的汗漬,爽朗的笑聲穿透遠山,“4個兵、15匹馬,拋開奔波的艱辛不說,跑前跑後驅趕軍馬,也是個體力活兒呢。”

薩力哈爾回憶,他們曾途經一段斷崖,一側是垂直的峭壁,一側是奔涌的河水,不足1米的狹窄山路僅容1匹馬通行,人騎在馬背之上雙腳都要蜷縮著……

“儘管有了直升機保障,大多時候官兵‘進點’還是得走山路。”那天早上,指導員賴鵬望向遠處,眼神中流露著牽掛……

柴是撿來的枯木,煤炭運送不易,官兵生火做飯只能就地取材;水是從哨所附近的額爾齊斯河挑來,純凈的雪山融水透著獨有的清甜;閑置了一個冬天,那座依靠風力、太陽能發電的設備儲電不多,當晚還要靠蠟燭照明;還有用塑料紙封住的窗戶,經過一冬風吹雪虐,只剩幾片破碎的邊角……

河邊的幾棵松樹間,官兵用紗布圍成一方天地,內裡拉上鐵絲,將肉製品掛在鐵絲上風乾,深山盛夏也能保存三五天。

入伍5年,薩力哈爾已在“進點”路上的幾處險隘,往返不下10次。在他眼裡,走上這條路,目的地永遠比想像中更遙遠,同時也充滿了不可預知的危險。

夜色籠罩哨所,星空愈加璀璨,世界如此安靜,只有額爾齊斯河的水聲潺潺,催人入眠……

不想,妻子出差半月,打電話的事被忙忘了……年邁的父親只記得兒子的電話號碼,撥了幾次電話撥不通,便買了從河南到烏魯木齊的火車票,輾轉兩天找到團部。

“儲肉間”地面上,挖有3個地洞,洞底墊有紗布,洞底一側直通河邊——官兵還可將不耐久儲存的食物放置洞中,借助冰涼河水進行冷藏,實用又方便。

今天的烏力杜爾貢,變了模樣:哨所對外的聯繫除了電臺,還有一部衛星電話;駐地政府正在規劃,為4個季節性執勤哨所通電、通公路……官兵心中的期待,正在逐漸變為現實。

還有一次,薩力哈爾和戰友騎馬下山接運給養物資,渡河時,軍馬遲遲不肯涉水。薩力哈爾看向對岸,只見一頭成年的哈熊遽然闖進牛群,一巴掌砸下去,一頭小牛瞬間倒地……薩力哈爾和戰友趕忙掉轉馬頭,藏身至附近樹林中,直等哈熊離開才渡河趕路。

25公里的山路走了數小時,到了山下,邵宗渤撥通了家裡電話,剛聽到媽媽的聲音,他一抽一抽地哭了……那一幕,戰友們看著也鼻子發酸。

那天,直升機往返飛行5次,將人員和物資運送完畢。薩力哈爾說,直升機飛進哨所,帶來更多軍馬馱運不了的物資,與騎馬“進點”的方式相比,今天駐守“星空下哨所”的官兵,幸福多了……

描繪哨所的名字描繪哨所的名字,一茬茬守哨戰友無聲接力。

四面環山、三座木屋,這是烏力杜爾貢哨所官兵日常生活的地方。

這次隨直升機上山的還有司爐工梁國慶。妻子帶著兒子臨時來隊探親剛滿一個月,梁國慶就接到了前往哨所安裝調試供暖設備任務的通知……全團4個季節性執勤哨所全部安裝完畢要20天時間,等他忙完,妻兒也該離隊了。

——編 者艱苦與幸福——每一次“遷徙”,像一場向著星空的跋涉

成長路上,難免落淚。入夜,哨所上空一片璀璨。官兵們說,經歷過孤獨才懂堅忍,品嘗過辛酸才更知溫暖。守望過這片星海,每個人都會銘記這段被歲月濯洗的青春、這段無可複製的軍旅時光。

得知兒子無恙,老人放下心來,當即要買票回去。連隊通過電臺告知王振亞父親來隊的消息,特批了三天假期讓他下山與父親見面……送別父親上火車的一刻,王振亞忍不住流淚了。

關上機艙門,載滿物資的直升機轟鳴起飛。

“時間緊張,先保障好第一餐,明天大伙還有很多事做哩。”賴鵬說。因為儲電量少,官兵使用的電臺經常要靠手搖發電,上級運上來的一部24寸液晶電視無法正常使用。缺電,還讓官兵與熱水器、電冰箱等生活電器基本“絕緣”。

今天故事里的戍邊軍人,守著一個名為烏力杜爾貢的夏季執勤哨所。隨著季節更迭“進點”“撤哨”,他們像候鳥一樣“遷徙”,周而複始。

幾朵烏雲送來淅淅瀝瀝的小雨,官兵將院子里的物資轉移到木屋內。雨停了,指導員賴鵬分配工作,大家劈柴的劈柴、挑水的挑水、發電的發電、補窗的補窗,一齊忙碌著。

直升機即將前往的烏力杜爾貢哨所,遠在55公裡外的山嶺間。這看似並不遙遠的距離,其實很遙遠——

下馬,沉默,眼前的滔滔江水如同不可逾越的屏障,官兵從未像那一刻般無奈……

辛酸與溫暖——守望星海,難忘濯洗青春的軍旅時光

那時的烏力杜爾貢,條件更為艱苦,要是碰上給養中斷更難熬。陳叢躍記得,最長的一次給養中斷有六七天時間。

那年往哨所送給養,走到這處斷崖,背上馱滿食物的43號軍馬受到山坡落石驚嚇,後蹄踩空……官兵們眼睜睜地看著它墜落山澗,眨眼間就被奔騰的河水吞沒。這一幕,讓在場的戰友驚出一身冷汗,大家小心翼翼通過斷崖。上士葛嘉含著眼淚回望深谷,急切地問著薩力哈爾,能不能想想辦法救43號?

星海如昨,堅守依舊。空閑時,總有老兵帶著新兵,數一數夜空閃爍的星星,講述曾守在哨所的那些人、發生在哨所的那些事。

歲月與堅守——昨夜星辰,那是嵌入夜空的思念

去年7月,輪到上等兵邵宗渤接運給養,他高高興興地騎馬出發。道路艱險加之騎術一般,出哨不久,這位19歲的新兵就被軍馬掀落馬背,雙腿摔得鑽心疼。戰友們勸他返回哨所,他卻說啥也不同意,牽著馬硬往山下走。

不能陪伴妻兒,梁國慶沒有委屈——他知道,新型供暖設備安裝好,就能解決官兵洗澡、取暖難題。

這次進哨前,四級軍士長陳叢躍剛剛休完假,因為爺爺離世,他帶著妻兒趕回家中。剛處理完後事,就接到進哨命令,他提前返回連隊——這是他第二次來到烏力杜爾貢,由於多年前調換連隊,上一次駐哨,還是13年前。

他還說,他最喜歡的43號軍馬,就是在通過這處險隘時犧牲的。

烏力杜爾貢,隸屬駐守中蒙邊境的新疆軍區可可托海邊防連。因額爾齊斯河流經,可可托海被賦予“藍色的河灣”之名。連隊下轄2個夏季執勤哨所,都以第一任哨長的名字命名。

祖國山河大美,邊疆星河璀璨,只因有人負重前行。

有一年“進點”前,連隊軍醫王振亞致電妻子,讓她轉告生活在另一個城市的父親“要失聯幾個月”。

西陲深山天氣多變,一路上晴雨不定,薩力哈爾身上的衣服濕了又乾,幹了又濕,汗水的酸味裹挾著軍馬的體味兒……走近這位老兵,“進點”的艱辛如此真切。

在這樣一個遠離都市的地方,除了一座發電設備,一切都透著原始的氣息。

兩人一大早沿河而上,直到太陽下山才回來。當他倆提著一兜魚回到木屋時,看到的是12個完整的饅頭,戰友們寧肯採野菜充饑,誰也捨不得吃一口饅頭……

45分鐘,直升機飛越山嶺,抵達烏力杜爾貢。日暮時分,遠方橘色的落日餘暉下,薩力哈爾和軍馬的身影漸漸清晰,哨所官兵騎馬迎了出去。此刻,見到他們牽掛了一天的戰友,每個人心裡的石頭都落了地。

烏力杜爾貢右側木屋的牆上至今刻著兩句詩:“藍天白雲雪山青草高山流水行路難,國旗界碑哨所軍人甘願吃苦守邊防。”陳叢躍說,這是王新民在13年前的“八一”建軍節時鐫刻的。仔細端詳,下方還刻著“06.8.1 王”的字樣。

那一年,王新民的妻子患病不幸離世,對愛人的思念讓他久久不能釋懷。一天夜裡,王新民捂著被子啜泣……睡在隔壁床鋪的陳叢躍聽到了,心裡不知多難受。

除此之外,哨所還有樹枝搭起的“晾衣間”、數平方米的“地下菜窖”、幾棵枯樹幹打造的“河邊洗漱台”……朴素的生活方式,流露著官兵“愛哨建哨”的心思,即使整個夏季與寂寞為伴,他們亦有守哨之樂。

乱港分子周庭被捕默克尔将访华刘涛携儿女登封面泰王室新王妃私照菲律宾一飞机坠落吴亦凡女友身份乱港分子周庭被捕双子杀手定档逼迫9名学生交往易建联郭艾伦犯规保姆殴打两岁男童默克尔将访华英国30城示威活动工行日赚9.3亿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火星合日来临天价宿舍内部曝光熊猫梦梦诞双胞胎李小璐给甜馨改名金晨新恋情曝光军训服蹲下就崩线校园双层床存隐患张伟丽UFC冠军张继科方否认恋情地表最快女车手身亡逼迫9名学生交往地表最快女车手身亡深圳一大厦晃动马雪征去世熊猫梦梦诞双胞胎